2020年1月29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师生文苑

尝试理清几对关系,探寻办学快车道

2019恩施市专(兼)职教研员浙江大学培训心得


本次“恩施市2019年东西部协作项目——专(兼)职教研员培训”,从11月25日——12月1日。历时一周,安排得满满当当。在归来的火车上,我拿出笔记本,用心回味各位教授的讲座,深深反思,想从众多高端的讲座中悟到一些规律,探寻办学的快车道。

《<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的解读与推进策略》《教出能力,考出水平——教学评一致性探讨》《大(大数据)智(人工智能)移(用互联网)云(云计算)时代的思维变革》《核心素养与教育教学转型》《多元.融合.创新——杭州市京都小学“水京灵”课程实施方案》《基于学生核心素养发展的考试评价与课程改革》《素养的结构及其培养和测评》《深度对话,丰富选择,为每个孩子提供适性的教育》。看看这些讲座的标题,可以说,这是一次立足现实又面向未来的培训。这次培训,既聚焦教育,又超越了零碎的教育“技术”;既让我们有可遵循的实践规律,又拓展了我们的视野,放大了我们的格局;既脚踏实地,又仰望星空。

深入思考这些讲座,深刻反思我们的实践,我开始思考这样几对关系:教育与时代的关系,素养与课程的关系,课程与课堂的关系,素养与评价的关系,育人与育己的关系。

一、教育与时代的关系

虽然由于工作原因,我遗憾地错过了第一天的讲座,就自己再一次学习了中共中央、中国国务院的文件《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文件分为五个部分:战略背景、总体思路、战略任务、实施路径、保障措施。

《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了推进教育现代化的八大基本理念:更加注重以德为先,更加注重全面发展,更加注重面向人人,更加注重终身学习,更加注重因材施教,更加注重知行合一,更加注重融合发展,更加注重共建共享。明确了推进教育现代化的基本原则: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坚持优先发展、坚持服务人民、坚持改革创新、坚持依法治教、坚持统筹推进。

《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聚焦教育发展的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立足当前,着眼长远,重点部署了面向教育现代化的十大战略任务:一是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二是发展中国特色世界先进水平的优质教育。三是推动各级教育高水平高质量普及。四是实现基本公共教育服务均等化。五是构建服务全民的终身学习体系。六是提升一流人才培养与创新能力。七是建设高素质专业化创新型教师队伍。八是加快信息化时代教育变革。九是开创教育对外开放新格局。十是推进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再看看从王坚平教授《大(大数据)智(人工智能)移(用互联网)云(云计算)时代的思维变革》中提取的精华:

未来的5种能力:(1)整合力:集结不同领域的见解,整合为一个属于自己的想法,并将这个崭新的想法适时地与他人沟通。(2)创意力:能够发现新问题、观察新现象,理清其中的脉络,从中得到新体会,以迎接别人或者自己没有经历过得许多新挑战。(3)尊重力:对人类社会种种差异,能够觉察、体会与包容。(4)学习力:其一,理清某种知识或训练中真正重要的主题。其二,大量深入地阅读,运用不同的例子来分析。其三,用不同的方式掌握这个主题。其四,把自己对这个主题的了解表现出来,不是记忆背诵而是真的融会贯通。(5)道德力包括实践身为公民的责任。每个人都必须思考,在自己的角色与位置上,应该尽到怎样的责任。

这五种能力,不正是《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中重要的内容吗?

马云说:“在一个把机器变成人的社会,如果还把人变成机器,是没有出路的。”苹果公司蒂姆·库克说:“我不担心机器会像人一样思考,我担心的是人会像机器一样思考。”正是由于智能机器的出现和挑战,我们必须严肃思考:教学究竟应该是怎么样的?教学存在的意义和价值究竟是什么?事实上,教学的价值和意义一直都是培养人,但智能时代让它的意义和价值更加鲜明,不能再被忽视。因此,当机器已不只以存储为功能,而开始像人一样思考的时候,我们清醒地意识到:教学绝不是知识传递,甚至知识学习本身也只是培养人的手段,教学的最终目的是实现学生的全面发展。因此,帮助学生通过知识学习、在知识学习中形成核心素养,在知识学习中成长和发展,成为教学的首要任务。

无论是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还是王坚平教授的讲座,应该都在帮助我们理清教育与时代的关系。站在2019,看到2035。用今天的头脑,思考未来;站在今天的教室里,要培育建设未来的人才。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说:教育,应该是看当今时代的“显微镜”,用它来见微知著,系统全面把握当下;教育,也是看未来时代的“望远镜”,用它来预见未来,为未来做准备。教育者,不能彻底沦为气喘吁吁的时代追赶者,还应该是未来时代的预见者和创造者。我们要在今天和学生一起设计好登上未来航船的船票,不能日复一日向学生手里塞一张张旧船票,试图登上未来的航船。比如,单纯的以学知识为目的教育教学,就是给旧船票;以学知识为手段培育人全面发展的核心素养,这就是设计未来的船票。

对照我们硒都民族实验小学,我们的“和美教育”正试图为学生设计未来的船票,方向是正确的,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在德智体美劳“五育”融合上,在由“知识目的化”教学向“知识手段化”教学转化上,还要下大功夫攻坚克难。

二、素养与课程的关系

我们来关注一个常识:我们是怎么解决问题的?我们解决问题时,总不至于是先用语文能力,然后用数学、物理、地理......像从工具箱里拿工具那样一样一样取出来使用吧。我们总是综合各种能力一起来解决问题的。而我们的课程呢?却是各学科之间“老死不相往来”。

本次培训中,无论是研究理论的教授,还是教育实践者,都提到了这样几个关键词——“多元”“融合”“适性”。

沈启正教授讲座中,讲到了一次发人深省的对话。沈教授有一个绝顶聪明的学生,后来在一家美国研究机构工作。回国探亲期间和沈老师小聚,当沈老师夸他聪明绝顶时,他却说:“美国佬才聪明!他们从小捣鼓这,捣鼓那,捣鼓成了习惯,就容易捣鼓出名堂。您说的我的聪明,最聪明的是做题的聪明。”沈老师总结出我们的学生缺少了“异想天开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我们的教学中存在“高品质思维不足”“项目式学习落后”。 “高品质思维或高层次思维能力,是学习者运用高层次认知对事物进行加工的思维活动,由问题求解能力、探究能力、信息交流能力、演绎推导能力和概念化能力构成。也有学者认为主要由问题解决、决策、批判思维、创造思维构成。”“项目式学习模式是师生通过实施一个完整的项目而进行的教学活动,教师通过示范项目引导学生掌握基础知识,并架起学习新知识的支点,然后运用知识迁移、协作讨论等方式完成对知识的意义建构,从而达到培养学生解决实际问题能力的教学目标。” 

而这些,正是我们当下的课程中缺乏的。素养是“综合”的,而课程却是“分散”的,素养与课程存在比较严重的脱节。就像学生需要吃美味的菜肴,而我们每天给他们分门别类吃肉、吃菜、吃油、吃盐、吃酱油、吃醋......,而且主要靠硬灌或是按我们规定的方式吃,吃得苦不堪言,营养也大打折扣。

无论是杭州市上城区教育局王莺副局长讲座中谈到的杭州市建兰中学的“核心素养课程”、 杭六中“小班化走班制”课程,还是杭州市京都小学洪俊校长介绍的的“水京灵”课程,都不是局限于某个具体的“技术”,而是一个一个大大小小学习的项目。

只有做好素养与课程的有效对接,让课程成为素养落地的“脚”,素养才会得到更加有效的培养。

在下一个“五年规划”中,我们硒都小学“和美课程”体系要进一步完善,在“多元”“融合”“适性”上做一些更加深入的探索。

三、课程与课堂的关系

王莺副局长讲座中出示了一张灯片:“教学意识关注的是是否实现了目标。课程意识关注的是这个教学目标的实现是否合理。教学意识关注的是教学,课程意识关注的是人本身。”比较精辟地比较了“课程意识”与“教学意识”。而我们的课堂上,常常只有“教学意识”,缺乏课程意识。我们把目标直接指向知识,而知识却无法直接转化成素养。我们课堂教学的“靶子”就这样打偏了。因而,白白浪费了若干“子弹”(师生的精力),造成了高负低效。

盛群力教授和何珊云博导都在讲座中谈到了“深层学习”。盛教授谈到了深度学习的三个领域六个维度。三个领域:认知发展、人际发展、自我发展。六个领域:深度学科内容知识、批判思维和深度解决问题的能力、协作、交流、学会学习、学习心向(有积极的态度和信念,自我认同,自我激励)。何珊云老师谈到深度学习的方式主要是基于项目的学习、基于问题的学习、基于探究的学习。确实像两位教授说的那样,深度学习没有真实地发生,课程就不会真正得到落实,素养就不可能真正形成。

杭州市基础教育研究室曹宝龙主任讲座《素养的结构及其培养和测评》,为我们怎样培养“素养”打开另一扇窗。他剖析了素养的层次,提出素养的分层培养和分层检测。他将素养由低到高分成知识、知识应用、自我管理三个层次。从而将素养目标分层,提出相应的教学设计,对知识、能力、自我管理的素养分别采用不同的教学方式。

像教授们所讲的那样教学,我们的课堂教学便有了“课程意识”。素养的培养,也就不会落空了。

课程必须通过一个一个的课堂去落实,而只有具有课程意识的课堂才能真正培养学生的素养。我们硒都民族实验小学的“引导-发现”和美课堂在瞄准核心素养制定目标、设计教学策略上进一步完善,就会进入一个新的境界。这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四、素养与评价的关系

为什么会有分数漂亮的学霸,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很显然,“素养”“分数”之间无法打等号,素养的培养与评价错位了,而教学、评价又都与实际生活脱节了。曹宝龙主任讲座时讲了个让我们笑不出来的笑话:“把孙杨的教练找来,在教室里教大家游泳。教完,考试,用船把我们载到钱塘江中间,扔到江里,让我们游回来。你敢吗?”我们不敢,可是我们的教育常常这么干!这样,我们的学生不“淹死”才怪!

如果说,课程、课堂为“素养”提供了航道,评价则是“素养”远航的加速器。

按照何珊云老师的观点,教师设计教学、开发课程应该是这样的:基于学科核心素养——明确教学目标——设计评价方案——创设学习单元——选择教学资料。而我们的教学,是没有评价方案的,这怎么会不限于盲目呢?

听了教授们讲座,我更加明确三点:核心素养是可以科学分层的;瞄准核心素养、深度学习真实发生的课堂教学是可以设计出来的;核心素养的教学效果是可以检测出来的。打个比方:核心素养是人身心健康的指标;课程是健康饮食和良好生活习惯的一系列指南;课堂是每一顿饭的配餐和烹饪;评价就是体检,检测工具(试题和量规等)是体检的仪器和方法。

本次讲评价的教授都谈到两个内容——表现性评价、基于真实情境的评价。表现性评价就是基于学生表现的评价,是一种观察学生积极地参与到完成某项任务之中的评价。要求学生在情境中完成一个活动,或制作一个作品以证明其所知与所能。表现性评价=表现性任务+评分规则。

听到这里,我暗自窃喜。我们几年前就规划,为了促进学生核心素养的养成,在研培中心统一的学业评价之外,研究瞄准核心素养的校本检测。把检测也开发成课程,通过检测实现学科融合,我还尝试着设计了一组检测题。课堂上,我给同在参培的教学校长发了一条信息:“我们的校本检测走的就是这个路诶!我出题时就是这么想的。听了今天的课,我们不用观望了,回去要攻关。无论怎样,本学期要尝试一回!”他回了个字:“搞!”

好,那我们就“搞起来”。再远再难的路,都会被不断迈出的脚步征服。

五、育人与育己的关系

“优秀的教师,既是创造者,又是学习者;既是教育者,又是研究者;既改变旧的教育模式,也改变自己。”这是王莺副局长讲座的结语。她以自己的现身说法告诉我们:老师是在与教材、学生、自己、同伴、理论的深度对话中成长的。

我理解她的观点,就是教师“育人”也“育己”,“己”且不“育”,何谈“育人”?

无论“育己”还是“育人”,品格是首要。曹宝龙老师说的道理很深刻,也很有意思:“立德树人不是空口号,而是国家的战略。”“一个人品格不好,可能会祸害别人一段时间,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们24小时祸害他自己。这样的人自己很痛苦。这说明我们对学生的人品培养,也是个人需要,并不完全是社会需要。所以说,我为了孩子将来的幸福,也要关注他们的人品。”

王坚平教授和王莺副局长还都带我们做过科学的心理测试。王教授是做的是“个性调查与管理者思维方式”。通过测试,我是纯“内向型”和纯“直觉-思考型”。用量表中对这种类型人的具体描述,对照我的行事风格和职业状态,似乎现在所做的事就是上天最好的安排。这让我更加了解自己,更加一心一意去做好自己这一份“最适合”的工作。

王莺老师则通过测试,告诉我们:人的学习可以大致分为视觉型、听觉型、动作型。对准了类型,学习效果才会好。

也就是说,读懂自己是“育己”的前提,读懂学生是“育人”的前提。

让我们读懂自己,读懂学生,在“育人”中“育己”,在“育己”中“育人”。

最后,我想回答浙大老校长竺可桢先生的两个问题:“第一,到浙大来做什么?”“第二,将来毕业后做什么样的人?”

我们这次到浙大问立德树人之道,寻立德树人之法。培训结束返岗后,做一个更加睿智而纯真的新时代教育人。

责任编辑:吴良秋


xxfseo.com